独立运动之加泰罗尼亚 — 欧洲如何应对西班牙的统一诉求

西班牙巴塞罗那支持独立的示威游行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2021年2月28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举行支持独立的游行示威。

欧洲议会的一次闭门投票,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困境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争取地方独立被视为分裂国家,独立公投被裁定为违宪非法,独立运动领导人留下来的纷纷被判刑,远走他乡的仍然遭通缉追捕。

3月9日,欧洲议会远程投票后褫夺了三名议员享有的司法豁免权。这三人就是来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运动领袖人物。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投票,因为欧洲议会由705名来自欧洲25国的议员组成。而投票结果是400多票赞成、200多票反对:欧洲议会大多数议员的支持票让这三名同事面对回国受审的命运。

BBC 驻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记者盖尔·海基科(Guy Hedgecoe)分析认为:“这应该算是西班牙最高法庭的一个胜利,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胜利。西班牙最高法庭一直在争取把他们三人引渡回国。从理论上来说,引渡程序就此可以开始重新启动了。”

他们是谁?做过什么?

这三人是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主席卡勒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前卫生部长托尼·寇民(Toni Comín)和前教育部长克拉拉·庞塞梯(Clara Ponsatí )。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主席卡勒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中)、前卫生部长托尼·寇民(Toni Comín左)和前教育部长克拉拉·庞塞梯(Clara Ponsatí 右)。

他们都被西班牙以煽动反叛罪通缉,另外普伊格蒙特和寇民还被西班牙当局指控滥用公款。

2017年10月1日的加泰罗尼亚公投,曾经是一场轰动世界的事件——地方闹独立、中央保统一。公投日,西班牙中央政府全力反对,武装警察与抗议民众暴力对峙,西班牙面临一场严峻的宪政危机。

结果公投中有大约九成人投票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但问题是当天的投票率只有43%。这样的数字说明,加泰罗尼亚民众对脱离西班牙独立的主张并没有获得绝大多数人的公开认同。

面对加泰罗尼亚议会中执政的分离主义党派宣布独立,2017年10月21日,西班牙政府采取史无前例的措施,动用了宪法第155条,授权中央政府剥夺部分或全部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力。

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领导人被解职、议会解散,两个月后再次举行的大选中,主张分离的党派只在议会中占了微弱的优势。

在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强力打压下,作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的普伊格蒙特和寇民以及庞塞梯自我流亡到比利时,并在2019年和2020年成为欧洲议会议员。

面对欧洲议会取消他们司法豁免权的决定,普伊格蒙特表示:“对欧洲议会而言,这是悲哀的日子,我们固然失去了豁免权,但实际上欧洲议会失去的更多,其结果就是民主因此蒙受重大损失。”

他说:“显而易见这是一起政治迫害。”

欧洲议会与西班牙

早在2017年加泰罗尼亚争取独立公投时,欧盟高层就定性这是西班牙的内部事务,不便干预。作为欧洲议会副主席的西班牙议员拉蒙·路易·拉卡瑟尔(Ramón Luis Valcárcel)还发表声明,谴责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是欧洲民主历史上的“第一场政变”。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2019年9月11日,西班牙自治区加泰罗尼亚的民族日,加泰罗尼亚民众集会打出争取独立的旗帜。

在公投引发暴力冲突后,欧盟委员会发言人表态说暴力绝不能成为政治的工具,呼吁西班牙维护团结和稳定。

欧盟内部各机构的表态,虽然都重在反对公投引发的暴力对抗,呼吁西班牙各方理性处理纷争,但总的态度是欧盟必须尊重西班牙作为成员国的主权完整和国家统一。

本次,欧洲议会的绝大多数议员都认同的一点是:他们三人在当选为欧洲议会议员之前就已经被起诉,因此惯例下的议员司法豁免权不能适用。

西班牙中央政府对这样的决定当然表示欢迎。西班牙外长安仁查·冈萨雷兹·拉亚(Arancha Gonzalez Laya)说,加泰罗尼亚的问题应该在西班牙内部解决,而不是在欧洲解决。“这是西班牙政府一直以来的立场,我们将通过与加泰罗尼亚各方政治力量沟通,通过对话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独立出路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欧盟虽然呼吁西班牙政府与独立运动人士理性对话避免暴力冲突,但认定这属于西班牙的内政,欧盟缺乏干预的空间。

对西班牙政府而言,欧洲议会撤销了这三位独立运动领袖人物的司法豁免权虽然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胜利,但距离将他们真的送上西班牙的法庭还有相当的距离。

不过,在此之前西班牙法庭已经将不少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领袖送入监狱。

2019年10月,西班牙法庭以“煽动分裂”、“挪用公款”、“拒不服从”等罪名对倡导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的9名领导者判以重刑,刑期从9年至13年不等。其中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副主席奥里尔·容克拉斯(Oriol Junqueras)刑期最长,为13年。

加泰罗尼亚记者吉尔马·卡皮德维拉(Germà Capdevila)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虽然欧洲议会的这一决定看似西班牙政府的一个胜利,但对加泰罗尼亚主张分离的运动并不意谓着失败。

“当他们三人决定成为欧洲议会的议员时,他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让欧洲的各大机构开始讨论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进程,也让欧洲看到加泰独立并不是西班牙的内部事务。当整个欧洲议会就他们的司法豁免权投票表决时,欧洲议会议员们看到象加泰罗尼亚这样的政府举行了独立公投后却遭遇被西班牙司法系统提起公诉投入监狱的后果。这是提醒整个欧洲,即便在西欧,政界人士因为政治行动而遭到迫害的事情也仍然在发生。”

卡皮德维拉说:“从这一个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加泰独立运动的胜利,因为他们作为欧洲议会议员让加泰独立的火苗继续在欧洲燃烧、存在。”

而在加泰罗尼亚,今年2月刚刚举行的地方议会选举中,支持独立的政党也赢得了更多的席位,显示民意对独立运动有了更多的支持。

据BBC在马德里记者海基科的观察,欧洲议会撤销三个加泰罗尼亚议员的司法豁免权,实际上在西班牙联合政府内部造成了分歧。

如此看来,加泰罗尼亚的独立主张和西班牙中央政府维持统一的决心,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然是欧洲不得不面对的问题。